中信证券:中小银行资产放缓 银行负债成本整体上升

原标题:【经济走弱的金融视角】中小银行资产放缓,银行负债成本整体上升

摘要

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已公布9月存款类公司概览数据,目前存款类机构总资产同比增速录得8.15%,再次开始进入增速下落进程。银行体系目前无法创造足够有合意收益率的资产,这是债市收益率持续下行的大背景。较少的资产创造长期看同样会使得负债稀缺,特别是企业存款的大幅走弱,结构性存款监管加强,令银行对实体的支持心有余而力不足。要解决这个循环,就必须依靠货币政策更大幅度的宽松,否则经济和金融就会进入循环走弱的情景。

  报告要点

  中国人民率正处于历史低点,更高的货币乘数并未换来更多的资产创造。我们曾经指出,目前央行在货币投放方面比较稳健,存款准备金相对的不足使得货币乘数不断升高,但在前期专题《债市启明系列20190926——银行负债端为何压力仍大》中我们提到,目前降准对银行信贷的提振效果越来越弱,降准并不能成为银行创造信贷的主要动力,银行由于合格信贷需求的低迷难以及时扩大信贷创造。而进入四季度,如果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有所收缩,那么银行的资产创造困局可能仍将继续。

  从上市银行公布的财报来看,上市银行总资产增速有所反弹。2016、2017年上市银行总资产同比增速均超过10%,自2018年开始下降,增速曾一度降至5%,2018年第三季度上市银行总资产约为1570849亿元,同比增长7.3%;2019年同比增速重回9%以上。目前在中信证券银行业分类下共有33家上市公司,所有上市银行均已披露其2019年3季报,第三季度上市银行总资产约为172.5万亿元,同比增长达9.8%。目前上市银行总资产占全部银行的60%左右,我们推算了上市/非上市银行的总资产增速。目前来看总资产增速在银行业内存在分化现象,银行体系的资产创造主要集中于上市大银行,而相比之下非上市中小银行2019年三季度总资产增速可能仅在5%左右,基本持平于历史最低点:2019年第三季度非上市银行总资产同比增长5.6%,而2018年第三季度非上市银行总资产同比增长则有7.18%。从2018年信贷社融增速来看,社会融资增速可能依旧维持上升,但银行资产创造的分化却始终稳定的存在。

  仅从贷款上看,2019年9月各项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5%,同比下降0.7%,结合上市(大型)银行与非上市(中小型)银行总资产分化的现状。我们推测目前中小银行面对的微观经营状况可能有所恶化,对于一些非上市小型乡镇银行,信用状况良好的企业可能较为稀缺,贸然放贷可能等同于增加不良,需要承担较大的风险。与此相反的是,有充足的偿付能力的信贷需求主要集中于大型银行,同时大型银行吸收不良贷款的能力也更强,因此可以承担高收益对应的高风险,这是对于非上市银行与上市银行资产分化的直观解释。

  非标融资保持下行,叠加信贷供需两端共同压力使得全社会加杠杆能力下降。社融增速放缓是观察这一问题的直观视角,2017年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速均在12%以上,而自2018年起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下降,2019年9月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便下滑至10.8%,全社会创造的生息资产增速有所下降。

  从历史经验来看,国债收益率走势总是有向社融增速靠拢的动力。举一个例子,2018年2月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9%左右,而此时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则已开始放缓,后续国债收益率便开始了下行进程。而这一大趋势出现的原因也并不难理解:经济主体加杠杆动力不足,金融机构合意的资产(信贷、股权、信托收益等等)不足,这可能导致金融机构在进行资产配置时更倾向债券类产品。而社融规模的下滑可能是多方面原因导致的,监管从严、经济放缓甚至银行经营都是理由。

  银行体系目前无法创造足够有合意收益率的资产,这是债市收益率持续下行的大背景。但为何债市最近难以应对“风吹草动”呢?因为资产创造弱已经逐渐传导到了银行负债端。较少的资产创造长期看会降低资产的整体收益率水平,同时会增加债券的吸引力,但稀缺的负债则使得银行的债券配置更加脆弱。目前债券市场遭受较大冲击可能就源于近期备受关注的猪通胀叠加银行负债稀缺,二者共同使得债券市场对于冲击的防御性较差。

  银行资产创造能力趋势性走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