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频频“踩雷”上市公司 三类风险事件尤为突出

摘要

【信托频频“踩雷”上市公司 三类风险事件尤为突出】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遭遇“黑天鹅”事件,债务违约、股价大幅下跌时有发生。作为向实体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的金融机构则难以避免此类风险,受影响名单中不乏部分信托公司的身影,部分案例中甚至波及多家信托公司。最新一起风险事件是重庆信托与上海莱士控股股东——莱士中国的股权质押债务纠纷。(中国证券报)

  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遭遇“黑天鹅”事件,债务违约、股价大幅下跌时有发生。作为向实体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的金融机构则难以避免此类风险,受影响名单中不乏部分信托公司的身影,部分案例中甚至波及多家信托公司。最新一起风险事件是重庆信托与上海莱士控股股东——莱士中国的股权质押债务纠纷。

  风险事件多发

  10月11日,上海莱士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莱士中国原质押给重庆信托的6000万股、原质押给长城资产的2680.2万股上海莱士股票因股价低于平仓线且未能履行补仓义务而构成违约。

  重庆信托曾发行“莱士凯吉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规模4.4亿元,其中优先级1.4亿元,次级3亿元,资金用于向莱士中国全资子公司——深圳莱士凯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发放信托借款,莱士中国以6000万股上海莱士股票为莱士凯吉的借款提供质押担保。莱士中国是上海莱士的控股股东。

  据重庆信托有关负责人介绍,上海莱士股价低于平仓线后,公司多次与莱士凯吉沟通,但其未能履行补仓义务。公司从维护投资者利益出发,及时采取司法措施,对莱士中国质押的6000万股上海莱士股票进行司法拍卖,并在拍卖流拍后根据司法裁定实施以物抵债。在相关股票完成过户后,公司果断对其进行了处置,出售部分股票,所得资金按合同约定全额向优先级投资人分配了本金及收益。目前,信托项下剩余的资产足以覆盖次级投资人的投资本金及收益,次级投资人未发生损失,公司将按次级投资人的要求进行管理和分配。

  上海莱士曾经是A股市场上的热门概念股,去年年底,该公司“踩雷”两只中小板股票,加之巨额重组方案泡汤,复牌后遭遇8个跌停,市值剧烈缩水。同时上市公司主业表现不佳。由此控股股东莱士中国质押危机陆续暴露。在重庆信托此次处置前,今年7月,莱士中国原质押给平安信托的5972万股上海莱士股份作价人民币4.9986亿元,交付给平安信托以抵偿相应的债务。

  重庆信托这款产品是主动管理类,重庆信托及时处置化解了风险。江苏信托管理的一款事务性信托的投资者是否能保住本金和收益,目前还有不确定性。

  江苏国信近期公告了控股子公司江苏信托涉及诉讼事项进展的情况,2016年,江苏信托与保千里(现为*ST保千)签署了单一资金信托贷款合同,贷款1.95亿元,期限为24个月,利率为7.46%/年。保千里持有的深圳市小豆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为抵押物。保千里2017年起开始出现债务逾期,由此江苏信托与保千里对簿公堂。一审判决,江苏信托有权就抵押物股权折价或以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江苏信托称,该项目是江苏信托管理的事务类信托,江苏信托不承担信托财产投资的实际损失,该投资损失风险由委托人/受益人自担。

  三类风险突出

  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2季度信托业发展评析》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项目达1100个,规模为3474.39亿元,信托资产风险率为1.54%,较2019年一季度末上升0.28个百分点。这主要源于去年金融“去杠杆、强监管”政策下,银行表外资金加速回表,同时平台公司举债受到限制,企业现金流相对紧张,部分信托公司展业比较激进,信用下沉较大,导致逾期甚至违约事件增多。

  用益信托分析师喻智称,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工商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的违约导致信托项目出现问题的事件增多。风险事件发生时,一家企业出现违约,往往多家信托公司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