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消费税征收后移影响几何——以白酒为例

摘要

【李迅雷:消费税征收后移影响几何——以白酒为例】在消费税品目中,重点是烟酒油车,以白酒为例,若是白酒消费税征收环节的转移,或将引发行业的巨大变化,由于白酒产销往往涉及到三个环节,生产、经销和零售,在不同情境下。

   主要观点

  近日,国务院印发《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其中提到,“将部分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现行消费税品目逐步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先对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等条件成熟的品目实施改革,再结合消费税立法对其他具备条件的品目实施改革试点。”

  在消费税品目中,重点是烟酒油车,以白酒为例,若是白酒消费税征收环节的转移,或将引发行业的巨大变化,由于白酒产销往往涉及到三个环节,生产、经销和零售,在不同情境下,会导致消费税税收增量的不同分布:

  1、若完全由消费者承担,则消费者购买高档酒,会带来税负增加明显。

  2、若保持终端消费价格不变,而生产端出厂价格不变的情况下,经销商收入将被挤压明显,尤其是中高档白酒经销商受挤压明显。

  3、若保持终端消费价格不变,酒厂通过取消经销商的方式,将带来生产端收入的增加,尤其是高档酒生产端的收入增加明显。

  最终,在消费税改革带动下,行业走向将成为总体税负压力与内部分化动力的综合结果。

  正文

  近日,国务院关于印发《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的通知(国发〔2019〕21号)。其中第三款: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按照健全地方税体系改革要求,在征管可控的前提下,将部分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现行消费税品目逐步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拓展地方收入来源,引导地方改善消费环境。具体调整品目经充分论证,逐项报批后稳步实施。先对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等条件成熟的品目实施改革,再结合消费税立法对其他具备条件的品目实施改革试点。改革调整的存量部分核定基数,由地方上解中央,增量部分原则上将归属地方,确保中央与地方既有财力格局稳定。具体办法由财政部会同税务总局等部门研究制定。

  政策初衷及为何当前时点采取此项措施?

  1、消费税的基本功能是调节生产和消费

  消费税与增值税的功能存在本质差别。由于增值税对所有中间要素投入同比例课税,使得生产者在增值税征税前后的中间要素使用比例基本变动不大。进一步,随着价值流转到最终消费环节,一个直接结果是由于增值税的存在,各消费品价格上涨比例基本保持一致, 这种情况下,课征增值税只会引起收入效应,而不会引起替代效应,社会效率损失达到最小化。

  增值税难以承担过多的产业调控功能。那么,如何在初次分配环节发挥流转税的产业结构调控作用?这个任务就落在消费税。国家有区别、有重点地选择部分消费品,在课征增值税的基础上,再加征一道特殊流转税(消费税),其税负最终加入消费品价格,并以价格信号的形式传递给生产环节,对应税消费品的生产和消费形成调节作用。

图表1 现行消费税的若干特性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中泰证券研究所

  2 、当前形势下,后移消费税是为了扩大税基,发挥筹集财政收入的功能

  前期通过“营改增”,增值税中性的作用更加凸显,同时,它也带来了规模巨大的减税效应。由于第二产业,特别是制造业,购买生产性服务的进项税款抵扣增加,其增值税税基显著缩小,显然能够带来巨大的减税,即所谓“营改增”,“改在服务业、利在制造业”。

  今年4月1日,在“营改增”的基础上,又进行了增值税税率的下调,在稳定宏观税负的前提下,“营改增”改革和降低增值税税率,所导致的减税空间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弥补,在今年上半年,采取的是通过“非税收入”的方式。但非税收入属于相对隐蔽的征税方式,且不具备持续性。

图表2 非税收入及增速

资料来源:中泰证券研究所

  在这个背景下,通过改革消费税,扩大消费税税基,发挥其筹集财政收入的功能,也是手段之一。而扩大消费税税基、增加财政收入后的分配,也是“中央保基本、地方拿增量”,文件也明确提出:“存量部分核定基数,由地方上解中央,增量部分原则上将归属地方”。

  3、 消费税的征收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