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斌:今年是中国历史性机会的转折点 核心资产未来的涨幅或远超预期

摘要

【但斌:今年是中国历史性机会的转折点 核心资产未来的涨幅或远超预期】在但斌看来,中国A股市场有很高的成长空间。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民像中国人这么勤奋,且中国人对财富有很高的渴望,而这正是他看多中国的底气。未来的投资,要想跑赢市场并获得超额收益,投资人需要像外资一样思考,抱紧核心资产,抱紧蓝筹股。(证券市场红周刊)


K图 000001_0

  摘要:很多人担忧贸易摩擦、全球经济衰退等问题,而从巴菲特的早期经历以及中国过去十年的历史来看,这些都是细节性的问题。

  放眼全世界,像中国这样稳定发展的国家并不太多。海外机构在投资中国核心资产方面比重是不断提升的。

  真正的好公司不会因为谁来了就涨,谁走了就跌。好公司一定是共享的,是一代代不断持续投资的过程。

  十一前夕,深圳东方港湾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但斌来到北京做路演,《红周刊》在路演余暇邀请他做了一期独家深度专访。在但斌看来,中国A股市场有很高的成长空间。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民像中国人这么勤奋,且中国人对财富有很高的渴望,而这正是他看多中国的底气。未来的投资,要想跑赢市场并获得超额收益,投资人需要像外资一样思考,抱紧核心资产,抱紧蓝筹股。

  中国历史性的转折机会正在到来

  《红周刊》:上一次《红周刊》采访您还是2009年,十年,资本市场变化翻天覆地,对价值投资的认知不可同日而语。曾经困惑、彷徨的价值投资人在不断坚持和求索中投资之路越走越宽。您觉得现在谈价值投资和十年前谈,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但斌:十年间,A股最明显的变化是价值投资得到认可。十年前技术派更受欢迎,做价值投资就像直接输在起跑线上。但随着优秀公司的长期、稳定的增长,越来越多的职业投资人认识到了价值投资的魅力,这是最值得高兴的事。

  十年间,投资人也遇到了很多挑战,如2008年的金融危机,还有让不少价值投资人刻骨铭心的“白酒塑化剂危机”和“乳业三聚氰胺危机”等。

  《红周刊》:您怎么看待这些过往的“黑天鹅”呢?

  但斌:这些危机与巴菲特当年投资的环境不能相比。在巴菲特做投资的27~51岁的24年间(1957~1981年),爆发了越南战争、古巴导弹危机、肯尼迪遇刺事件、两次石油危机、两次中东危机以及1964年~1981年的“超级滞涨期”。虽然股票市场也随之兴衰起伏,但巴菲特的财富还是实现了滚雪球效应。

  再回到当下,很多人担忧的贸易摩擦、全球经济衰退等问题,而从巴菲特的早期经历和中国过去十年的历史来看,这些都是细节性的问题。中国发展向好的大方向不变,我们坚定看多中国的信心不变。

  《红周刊》:坚定看多中国的底气来自哪里呢?

  但斌:我认为,是中国人的勤劳勇敢以及对财富的渴望,这种渴望深植于中国文化当中,决定了我们的长远发展方向。我们从中国的历史可以看到,从汉唐一直到现在,华夏大地爆发过很多战争,但只要老百姓过了几十年太平日子,中国的整体财富就会跃居全球第一名或者第二名,中国人积累财富的能力,历史已经给出证明。

  前一阵我去阿根廷,当地的华人导游介绍,一个中国工人的效率是3~5个阿根廷工人的效率。阿根廷甚至不敢采用月薪制,因为他们大部分人会在发工资后的几天内花光工资,所以他们都是周薪制。我有几位在东莞从事制造业的朋友,他们在招聘时,会有工人问:是否有加班,没有就不来了。因为加班可以得到更多的报酬。中国人民对过上美好生活的意愿是非常强烈的。

  这就是我们看多中国的底气

  《红周刊》:这是长期的逻辑,那么短期看呢?

  但斌: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和全球视野来看中国。现在的中国类似于1981年前后的美国,巴菲特的绝大部分财富也是1981年之后获得的。1981年前后,美国经历了去杠杆的改革,同时科技发展突飞猛进。目前,中国也经历着相似的变革,去杠杆的目标一直在推进,即使面对贸易摩擦的扰动,也不曾动摇。另外,在科技方面,中国每年对科技企业投入数万亿元研发资金,这些投入或将在3~5年后产生巨大回报,如对标苹果产业链的华为产业链,已经渐渐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