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策略:解构上市企业资产负债率提升的原因

摘要

【长江策略:解构上市企业资产负债率提升的原因】我们聚焦于对经济磨底期上市企业杠杆率逆势抬升的原因分析。并重点从资产负债表出发,通过财务解构,探究当前上市企业的真实经营状况及变化。

  本篇报告作为“三表”财务精读系列的第一篇,我们聚焦于对经济磨底期上市企业杠杆率逆势抬升的原因分析。并重点从资产负债表出发,通过财务解构,探究当前上市企业的真实经营状况及变化。

  本轮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因资产端的加速收缩造成被动抬升

  2019年中报,在营收及净利润增长放缓的情况下,非金融整体资产负债率逆势上升0.57个百分点至61.52%。在经济需求放缓、融资环境收紧的情况下,本轮非金融企业资产负债率的抬升主因来自于分母端企业资产规模的加速收缩, 自2017年以来,非金融总资产增速降幅已明显超过负债同比增速,二者走势形成剪刀差,造成资产负债率的被动抬升。分板块来看,上游板块主动加杠杆,中游小幅被动加杠杆,下游持续被动加杠杆。负债端来看,仅上游增速提升。

  资产端:供改后,上市企业资产端增长趋势发生逆转

  从对资产负债表的拆解来看,在手现金的减少、企业加速应收回款固定资产规模削减是本轮非金融企业资产端增速放缓的主要贡献因素。在融资偏紧的环境下,企业加速应收回流的同时在手现金不断减少,反映需求端尚未见底回升。从产能周期来看,前期环保趋严影响资本开支加大,当前产能周期已高点回落,多数产业链资本开支环节现“整固”迹象,后续产能扩张仍有压力。另外,从上市公司库存三项指标拆分来看,短期或难见补库开启。

  负债端:上市公司负债增速下滑较慢,源于企业负债结构生变

  负债端增速降幅相对平稳主要来自于,应付账款相对应收款项变化较慢,以及结构上上市民企缩表速度较快两方面原因。从应付款项相对增量占比对净利润增速的反向指引趋势及历史变化来看,近年的供给侧改革和信用分层改变了自2009年以来的企业行为,上市企业开始更加重视“质量发展”而非“数量发展”。当前来看,企业应收及应付占比均处回落阶段。结合前文分析,我们判断,除去低基数带来的业绩高增外,短期内上市公司真实盈利状况或仍将持续磨底。

  过往每轮经济下行末期,均可见非金融资产负债率的被动抬升

  过往每一轮经济磨底期,通常伴随由企业资产增速下滑带来的杠杆率被动抬升。历史来看,融资环境尚未显著改善前,企业通常倾向增加无息负债及短期债务。而本轮与过去几轮非金融被动加杠杆主要的不同之处在于,供改及信用分层下上市公司话语权提升,企业现金流质量已现改善。对于投资而言,重视业绩增长的同时,现金流的质量也是定价的重要因素。

(文章来源:长江策略)

(责任编辑:DF064)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