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保方为山西信托关联公司 “信远36号”违约疑云

摘要

【担保方为山西信托关联公司 “信远36号”违约疑云】山西信托是山西省内唯一信托机构。其个别产品的风险暴露之外,经营业绩也呈现出下滑态势。8月30日,山西信托发布半年报,其上半年净利润为2562.27万元,同比下降61.9%;营业收入为1.02亿元,同比下降33.7%。2018年,山西信托全年净利润同比下降72.79%。(经济观察报)

  “8月29日信远36号产品到期后,并未收到兑付资金。”9月3日,一位投资人王远(化名)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其口中的“信远36号”全称为山西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信托”)旗下的信远3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期),成立于2017年8月29日,成立规模2880万元,信托计划期限24个月。

  王远提供的“信远36号(一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公告”中显示,“现该信托计划(一期)存续满24个月,该信托计划已进入处置期。”

  王远手中的尽调报告显示,信远36号产品总规模为5亿元,信托期限两年(24个月)。

  对此,记者致电山西信托保全部一位工作人员,对方回复表示:“融资方目前没办法还款,担保方也在进行破产重整,但是该项目有抵押物,目前在积极处置中。”

  这并不是山西信托旗下产品首次发生违约。此前,该信托旗下信达3号、信实55号、信实58号产品曾出现逾期事件。

  山西信托是山西省内唯一信托机构。其个别产品的风险暴露之外,经营业绩也呈现出下滑态势。8月30日,山西信托发布半年报,其上半年净利润为2562.27万元,同比下降61.9%;营业收入为1.02亿元,同比下降33.7%。2018年,山西信托全年净利润同比下降72.79%。

  融资方陷多起诉讼案

  据悉,信远36号产品融资方为山西沃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沃德公司”),由开平富琳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平富琳裕邦”)、山西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裕邦”)为该笔贷款提供抵押保证。

  山西沃德公司原名称为“山西开拓金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2010年变更为公司现在名称。公司股权结构为:运城友邦商贸有限公司4633万元,占股92.51%;庞秋菊375万元,占股7.49%;法定代表人庞秋菊。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工业与民用建筑工程施工,钢结构工程,室内外装饰装修工程等。

  王远提供的信远36号产品的尽调报告中显示,山西沃德公司通过信远36号产品融资5亿元,资金用于公司在建项目采购钢材、水泥等施工建材物资,补充经营活动现金流。

  值得注意的是,尽调报告中披露关于山西沃德公司的财务数据,截至2017年2月,资产合计为8.72亿元,其中包括4.74亿元应收账款,长期借款为1.8亿元,净利润仅为506.48万元。

  尽管如此,山西信托仍然提供了5亿元的信托贷款。对此,记者致电上述山西信托保全部工作人员时,对方未予回复。

  此外,在上述尽调报告中,沃德公司在建或未决算项目共计7个,其中包括开平富琳裕邦的“开平新外滩”项目。2014年起,山西信托通过“信实5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远31号单一资金信托”给山西沃德公司融资近3亿元。

  彼时,尽调报告中对信远36号产品还款来源的两个描述内容,给王远十足的信心:第一,沃德公司还款资金来源主要为经营性现金流,从现有工程量来看,在建和新增工程量合同总额约8亿元,这些工程大部分为后续扫尾阶段工程,贷款期内均可完工验收。贷款期内,工程决算款预计可实现现金流入超4亿元;第二,沃德公司主要大额应收账款约2.5亿元,仅应收霍州煤电、太原市平阳路街道小马社区居民委员会就超1亿元,贷款存续期内,预计回款可靠性较高。

  关于融资方山西沃德公司的还款能力,王远表示,山西信托的相关负责人在回复投资人时称,山西沃德公司当下暂时没有能力偿还。对于尽调报告中内容,其表示暂不清楚。

  记者通过天眼查获悉,山西沃德公司陷入多起诉讼案件中,原告包括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上海小虎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

  王远称,2017年8月份购买时,认为信远36号产品担保措施做的不错,觉得风险应该比较低,没想到也发生违约了。目前,希望山西信托尽快推动信远36号产品的处置。

  关联公司

  一方面,信远36号产品融资方山西沃德公司无力偿还,另一方面担保方之一的公司开平富琳裕邦自身也陷入破产重整中。

  记者从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获悉,2019年7月,广东省江门开平市法院作出民事裁定,批准开平富琳裕邦重整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