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工商信托“基金化”产品惹争议

- 编辑:admin -

杭州工商信托“基金化”产品惹争议

摘要

【杭州工商信托“基金化”产品惹争议】近日,业内人士严华化名,以下同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爆料称,“杭州工商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工商信托一款类资金池产品存在承接不良虚假披露发新还旧等问题。对此,杭州工商信托信息披露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均不属实。据记者了解,该产品主要投资于杭州工商信托的房地产债权项目和杭州工商信托的债性信托产品。(中国经营报)

  在项目和杭州工商信托的债性信托产品。按照产品说明书的资产配置方案,资产类别包括房地产债权或其他债权、公私募债券债基、公私募权益工具和短期高流动债务工具。

  早在资管新规出台之前,2014年原银监会曾明确发文要求清理信托非标资金池。2018年,资管新规重申严管资金池业务的强硬态度,要求资管产品必须期限匹配、一一对应,禁止资金池模式。

  记者获得的一份杭州工商信托内部会议纪要显示,2018年10月,在浙江省银保监局现场检查后,杭州工商信托申报了恒信增利的整改方案,包括不再配置新项目,项目到期原则上不得展期,仅在出现流动性富余且无清算兑付需要的情况下阶段性配置具有流动性的金融产品等内容。同时,该信托计划“原则上不再发行新的信托单位,仅在因产品和资产端期限存在错配且无法通过出售资产的方式来解决流动性问题的情况下进行适度的发行,该种情形下,确保信托规模只降不增”。不过,杭州工商信托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了有上述会议纪要。

  承接不良资产

  “问题始于杭州信托另一组合投资产品,杭信·飞鹰十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飞鹰十号’)。”严华向本报记者爆料。

  据其介绍,飞鹰十号于2012年8月成立。2013年11月和2015年4月,飞鹰十号对宁波恒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恒威”)的“高桥蒲家”和“海曙恒一”两个项目分别放款3.5亿元和2.8亿元,总计6.3亿元,并约定分别于2015年11月和2017年8月到期还款。

  “融资方至少展期三次,海曙恒一成为‘关注类’项目,当时飞鹰十号面临6.3亿元的产品爆雷。”严华透露,杭州工商信托用恒信增利6.3亿元,以运用于宁波恒威“后孙项目”“镇海项目”的名义,于2016年7月至2017年7月底期间,对宁波恒威五次放款,用于对飞鹰十号还款及产品兑付。由此,飞鹰十号“排雷”成功,将风险转移给了恒信增利的投资人。

  本报记者获得的恒信增利多份成立公告文件显示,恒信增利于2016年7月至11月配置“后孙项目”3.5亿元,约定2018年1月到期;2017年5月配置“镇海项目”1.8亿元,约定2018年5月到期;2017年7月配置“一品君园”1亿元,约定2019年2月到期。前述三个项目的投资额总计6.3亿元。

  “实际上,每一个还款日(包括每次展期后),融资方均未按期足额还款,截至目前至少七次违约。后孙项目和镇海项目的项目公司,已于2018年中资不抵债。”严华对记者表示,“是在一年多之后意外得知,早在前一年就开始把不良转进来了。”

  “确实存在部分公司使用非标资金池隐藏掩盖一些风险项目和不良资产的情况。”一位南方地区信托公司某财富中心负责人对本报记者坦言。

  恒信增利产品相关文件显示,截至2018年末,恒信增利累计计提风险损失准备约1.5亿元。并且,2018年11月和2019年2月、3月、6月均曾发行新产品。

  “杭州信托于2018年11月27日发行第52轮3亿元产品,先由固有资金认购,次日(2018年11月28日)转让给浙江稠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稠州银行’)。”此前曾在杭州工商信托任职人士透露,彼时恒信增利正好约3亿元产品到期。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杭州工商信托固有资金持有的合同号“集合(2015)0023-52001号”的恒信增利收益优先级信托单位,共计30000万份。“经公司决策计划转让给客户‘浙江稠州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采取先转换再转让交易模式,将转让方的持有期收益先行分配,再进行票面额的转让。”转换后,该30000万份信托单位由收益优先级变为优先2级,到期日为2019月6月28日,基础收益为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