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两起股权“挂牌” 信托牌照要重估?

- 编辑:admin -

一月两起股权“挂牌” 信托牌照要重估?

摘要

【一月两起股权“挂牌” 信托牌照要重估?】今年7月中旬,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一则“某国企转让持有的某信托公司9%股权”信息曾引发市场关注。不到一个月后,8月6日,金谷信托1.46%股权被第三大股东挂牌出清的消息再让市场起涟漪。(新京报)

  今年以来共6起将其持有的紫金信托2.45%股权转让给南京,持股92.29%,第二大股东中国妇女活动中心持股6.25%。

  中国海外工程是国有控股、中江信托等在一系列风波后引入新的实控人,由国资转身变为民企。

  为什么今年以来信托股权屡被“倒手”?“本身股权变更有多种因素,股东根据自身情况和对企业未来的预期综合考量是否继续减持,股东有国企也有民企,只是现在我国信托公司的股权大多是国资掌握。”正处于整改和转型期,通道业务的诉求在不断降低,去通道化将会削弱信托规模增长的驱动力。”华宝证券研究创新部称,信托业自身一些新业务,如资产证券化、家族、被猜测拟募资购买信托资产到经过23轮报价之后,该部分股权以溢价33.33%、总成交价50亿元被中融新大拿下,再到第四大股东濠吉食品半路杀出用优先权拿走股权,四川信托股权转让几度反转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多方资本在不同阶段都表现出“求股心切”,对二股东之位摩拳擦掌。

  如今,信托股权屡被挂牌出让,那么信托牌照价值是否面临重估?一位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信托牌照的价值毋庸置疑,不说灵活性,单说稀缺性,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牌照一直有新增,而信托从2007年第五次行业整顿开始,十几年没有新发一张。

  “一般情况下,控股股东是不愿出让信托牌照的,除非是经营遇到重大问题,不得已而为之。比如,中江信托踩雷过多,雪松控股花那么多钱进来,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刚兑所有产品。作为民企,在目前宏观经济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没有资本实力、没有看到长远价值,他们为何做这个事情?”上述人士说道。

  在上述人士看来,其他小股东退出更证明信托股权的价值,“有价值才有流动性,才有人接盘。比如各股权交易所有很多中小银行、农商行的股权出让公告,长时间无人问津,才是因为价值存疑。”

  他还提到今年初的另一例股权转让,“中原信托小股东退出,就是因为股东自身经营出现资金紧张的情况,这时候什么能变现就会做什么。信托股权有人接盘好变现,自然就出让了。”

  廖鹤凯认为,从长期看,信托公司股权依然值得布局。“我国信托行业发展方兴未艾,主营的信托业务还有很大拓展空间。只是现在绝大多数只能是财务投资,很难获取实际话语权,更不用说控制权。”北方信托混改、雪松入主中江信托是近年来少有的民企控股信托的案例,所以只能适合有长期布局、现金流持续稳定的投资方。“现在信托公司国资比例很大,未来还有较大空间进行混改。”

  信托牌照的价值在转让价格方面也可以体现。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根据金谷信托发布的2018年股权信息,中国海外工程持有的1.46%股权对应的价格是3210万元,而本次转让底价为6154.4316万元,溢价约92%。

  变化还将继续,信托公司应如何利用股东变阵带来的影响?吴红丽认为,转型过程中,信托公司应根据自身发展需要,审慎评估投资者价值,通过引进具备行业资源、先进业务模式、国际化管理经验等优势的战略投资者,实现双方优势互补,推动信托公司顺利转型。

(文章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DF376)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