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收两罚单、业绩三年连降 华信信托踩雷两家上市公司

摘要

【年内收两罚单、业绩三年连降 华信信托踩雷两家上市公司】近日,华信信托再收罚单。据大连银保监局7月下旬公示的处罚信息表,华信信托因“通过发放信托贷款形式,将信托资金用于购买本公司前期发行的信托产品”被罚50万元。(新京报)

  近日,华信信托再收罚单。据大连银保监局7月下旬公示的处罚信息表,华信信托因“通过发放信托贷款形式,将信托资金用于购买本公司前期发行的信托产品”被罚50万元。

  早在今年4月,华信信托因“贷后管理不到位,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入股金融机构”被罚50万元。

  此外,华信信托接连踩雷两家上市公司,涉及逾期贷款总额约3亿元。从业绩看,公司营收和净利润近三年连续下滑。另外,作为一家从国资转为民企的老牌信托公司,华信信托历史股权变动及当前股权关系都颇为复杂。

  新京报记者于7月30日、8月5日致电华信信托方面。7月30日,一位办公室人士称,已记录问题需要向上级反馈,“公司上下都比较低调,大家的专注点更多在工作上。”8月5日,记者再度致电,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应。

  用信托贷款买自家产品,年内再收罚单

  新京报记者从多位信托业人士处了解到,华信信托此次受罚的行为“将信托资金用于购买本公司前期发行的信托产品”并非业内常见操作。

  一位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分析称,估计是只能用于放贷、不能用于投资目的的产品被(华信信托)挪用了,改变了产品目的。《信托法》中对集合信托计划管理办法有相应规定,有些产品设计之初不能用于投资的话,后续不能改变用途。

  由于罚单没有披露细节,华信信托亦未回应,信托贷款是在哪个环节购买的信托产品也不得而知。据另一位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分析称,假设公司先发行了A产品,1年后退出,用B产品募集的资金接下来。A产品可能是风险项目,用B产品的资金来接,这是一种容易想到的隐藏风险的方法。

  不过,据另一位资深的信托业内人士分析,被购买的前期信托产品不一定是风险项目,可能就是信托公司一种类资金池操作,作为一种续贷手段,“就像滚雪球一样,最大的风险就是有一天资金滚不下去了,监管阻止这种行为也是为了防止风险扩散。”他说,如果整体接下前一产品,资金额会比较大,从罚单额来看,50万元并不算多,现在看来可能只是个案。

  这并非华信信托今年首次收到罚单。今年4月,华信信托因“贷后管理不到位,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入股金融机构”被罚50万元。当时有6家公司被罚,其中就包括华信信托。

  接连踩雷两上市公司,涉及逾期贷款近3亿

  除了罚单,华信信托还面临两笔总额近3亿元的未还贷款。

  今年7月8日,上市公司称,全资子公司沈阳星狮。

  截至目前,该笔贷款已偿还本金金额为5.016亿元,还应于2019年7月1日前偿还本金9840万元、2019年12月27日偿还本金1亿元。但因沈阳星狮开发产品去化较慢、资金状况紧张,致使部分债务逾期未能清偿,9840万元贷款逾期。

  华信信托另一笔贷款未还金额更高,且公司已与借款方对簿公堂。据上市公司*ST大洲(新大洲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大洲”)7月2日公告,华信信托于2016年11月3日向该公司发放贷款本金1.8亿元。按照借款合同约定,新大洲应于2019年3月20日前将该季度的贷款利息及尚欠的复利、违约金等支付给华信信托,但新大洲未能按期支付上述款项。

  华信信托根据借款合同约定于2019年4月12日宣布贷款立即到期,要求新大洲立即偿还全部贷款本金、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等。2019年5月6日,华信信托向大连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7月1日,新大洲收到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被申请人新大洲、海南实业银行存款人民币1.85亿元或查封等值的其他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