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信托逾期近118亿!高管涨薪员工大降 公司称存在特殊情况

K图 600816_1

  曾一路高歌猛进的类主动管理为主,为适应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公司近年来对业务结构主动进行调整,资产配置逐渐向国家重点支持的产业转移,公司对印纪传媒投资的投资决策为:公司业务部门前期对持有中融信托37.55%的股权,持有五矿信托78%的股权,江苏国信持有江苏信托81.5%的股权。

  作为上市公司旗下信托机构,五矿信托2018年净利润增速为47%,在上市类信托机构中表现优异,而爱建信托2018年净利润增速为28.7%,中航信托2018年净利润增速为13.5%,江苏信托2018年净利润增速为14.8%。中融信托和陕国投信托2018年业绩增速相较不太理想,中融信托净利润下滑24.8%,陕国投净利润下滑9.3%。

  据此计算,前述六家上市信托平均净利增长6.5%。

  高管涨薪员工薪资平均降近七成

  2018年是安信信托踩雷年,但高管税前报酬总额有所增加。年报显示,2018年,安信信托现任及报告期内离任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税前报酬总额为4869.6万元,较2017年的4411.7万元,增加457.9万元。2018年,有8位高管涨薪,其中5位高管薪酬涨幅超过50万元。

  其中,原董事长王少钦涨薪54.5万元达513万元;副董事长高超涨薪111.6万元至374.9万元;原董事邵明安(现任董事长)涨薪28万元至52万元;职工监事陈兵涨薪0.2万元至116.9万元;副总裁梁清德涨薪50.9万元至688.6万元;副总裁董玉舸涨薪39.7万元至245.7万元;原董事会秘书、原副总裁陶瑾宇涨薪109万元至162万元;原董事、总裁杨晓波(2018年10月30日离任)涨薪236.9万元至1098.80万元。

  虽然高管涨薪,但员工的平均薪酬跌幅较大。

  南都记者计算发现,安信信托2018年员工年度应付职工薪酬为2.62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425人计算,2018年人均薪酬61.6万元。按照这一数据,安信信托2018年同比上一年,员工人均薪酬跌幅为66%。而数据显示,2017年该公司以181万元人均薪酬蝉联中国上市金融公司薪酬榜头把交椅。

  对于业绩大幅变脸,为何高管工资不降反增?

  安信信托公告称,安信信托对独立董事以及不在本公司任职的董监事发放定额津贴,在册的公司董事、监事统一执行公司岗位工资及相应绩效薪酬标准;按照公司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的薪酬及绩效考核等相关制度执行,同岗同酬, 结合公司效益同增同减。此外,根据公司章程,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由董事会聘任,其报酬事项由董事会决定。

  2018年年报披露的董监高“报告期内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报告期内公司实际向上述人员支付的薪酬金额,其中:内部董监高人员薪酬=当年度固定薪酬+上年度绩效薪酬+过往年度绩效奖金递延发放部分;2018年度绩效薪酬将在2019年度年报披露中反映。

  那么为何公司员工的人均薪酬,与董监高薪酬在大方向上并未同增同减?

  安信信托回应南都记者,截至2018年末,安信信托员工总人数为425人,相较上年的257人,人数增长了65%。在2016年末,员工人数为210人。

  一方面,由于这些员工并非均于年初入职,因此并未获取全年工资;另一方面,2018年入职公司的员工中,有较大一部分为财富管理人才,财富管理人员在薪酬模式上具有一定的独特性,通常采用底薪+销售提成的方式。对于部分新入职的财富管理人员,在尚未通过成功销售获得提成前,其底薪是相对较低的。加之信托作为100万元门槛的高净值投资产品,投资者相对慎重,决策周期较长,因此导致短期内的平均薪酬有所下降。

  安信信托表示,两个因素相叠加,便导致公司员工平均薪酬呈现下降趋势。

  多名高管离职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业绩大幅波动,安信信托多名高管离职。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部分高管离职或与相关业绩变脸有关。

  2018年4月,该公司董秘武国建提交离职申请,辞去董秘职务。

  2018年9月,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董事兼副总裁赵宝英递交的退休申请,对方因身体原因申请退休,辞去目前在公司担任的董事、副总裁、董事会薪酬与绩效考核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且辞职后不再在公司担任职务。

  2018年10月,安信信托董事会宣布,杨晓波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总裁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公司董事会指定邵明在此期间代为全面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代表总裁签署公司的相关法律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