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公司“逾期项目超百亿”并非个案 转型如何摆脱房地产“依赖症”?

摘要

【信托公司“逾期项目超百亿”并非个案 转型如何摆脱房地产“依赖症”?】多位信托经理表示,在当前大环境下,几乎每家信托公司都有到期未兑付项目,而且不在少数。 经济下行、金融模式转轨下的市场风险仍在持续释放。(21世纪经济报道)

  多位信托、政府城投平台信托和工商企业信托三大类,对信托公司而言,棘手的是第三类,即向一般工商企业发放贷款的项目,因为该类项目爆雷较难以回收,尤其是部分信托公司此前在经济景气的背景下开展的部分纯信用项目。房地产信托虽也有一些逾期问题,但通常有土地抵押,土地或房产处置起来相对较容易,且房价大幅下降的可能性不大,资产价值不会大规模流失。政信项目的特点是,背靠政府平台,可能一时遇困还不上,但信用尚在,机构通常倾向于相信此类项目会逐渐得到解决。

  除了信托产品爆雷,信托公司自有业务在大环境下也深受影响。一方面自有资金的投资配置上同样绕不过这些“坑”;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二级市场长期波动下行,导致固有业务投资收益大幅下降。

  2018年信托行业经营数据显示,当年的“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两项分别下降了26%和648%。体现在收入和利润上,就是行业在2018年出现普遍回调,信托行业年报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净利润,下降的公司分别有 37和45家,均超过行业半数。

  转型方向何处去?

  资管新规要求转型和实体经济下行的双重压力下,信托行业的转折点比其他机构来得更明显,这与信托公司一贯以来的业务模式有关。

  多位信托经理向记者描述,2016年之前这个行业“几乎就是躺着挣钱”,而如今“业务难做”的愁云则一直挥之不散。

  转型不管对哪家公司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其实大家都在探索很多新的业务方向,比如家族信托、公益信托等,但信托公司有非常强烈的、对传统业务的路径依赖,并不是新业务做起来有多困难,而是从公司经营效益的角度来看,这些新业务即使开展得比较顺利,其利润空间、投如产出比,也远比不上传统业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信托行业内共同认可的赚钱项目仍是房地产信托。一方面房地产企业仍有强烈的通过信托渠道融资的需求;另一方面,房地产项目已形成成熟透明的模式,信托经理操作起来得心应手;另外,房地产项目即使出现逾期不能兑付的情况,也可通过处置抵押的资产解决项目资金回流。

  但从监管政策角度,对房地产项目的严监管态度始终没有放松。从监管罚单来看,今年以来至6月上旬,银保监系统已向8家信托公司开出14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达1214.36万元,已接近去年全年信托公司罚没金额1460万元。其中一个重要受罚业务领域就是房地产信托,接近一半。

  除了明确发文规范房地产业务外,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5月底收到监管下发的房地产业务自查通知,要求将今年存续、新增、清算的房地产项目情况,根据要求进行上报。

  6月13日,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19年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演讲时强调,要正视一些地方房地产金融化的问题,历史证明,凡是过度依赖房地产,实现和维持经济发展的国家和地区,最终都要付出沉重代价。

  信托业转型已迫在眉睫。值得一提的是,一些新的业务方向也颇为热闹,比如资产证券化业务开展得风生水起。公开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前5个月,共有27家信托公司作为发行载体管理人在交易商协会发行了资产支持票据项目(ABN),规模合计894.30亿元,同比增长335.64%;12家信托公司发行了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CLO),规模合计2708.05亿元,同比增长17.31%。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387)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